贝叔的育儿星球
简单一看 学会陪伴

堵不如疏,国家教育部正视教育内卷,成立校外教育培训监管司规范管理

教育的内卷来自社会竞争的前置。说白了就是为了自己家的孩子未来能有更好的社会竞争力,在孩子上学阶段就要比其他人更进一步,最终上更好的大学成了最核心的关键点。

几乎所有家庭的教育投资从幼儿园前后开始,就是为了孩子的高考优胜的那一刻,为此倾注了大量人力财力。所以,不仅仅是校内正常的上课,还需要进行不断加码的校外辅导培训。

这种现象就导致了大家为避免掉队而都选择了进行校外培训的“怪圈”,这就是教育的“内卷”——大家在有限的名额面前一起花费了比之前更多的精力。

如同在一个剧场里面看表演,其中有个人为了看清楚站了起来,然后后面的人因为看不到也站了起来……最后整个剧场的人都站了起来。其实都是为了看,但大家都不知不觉的从坐着看变成了站着看。这就是“剧场效应”,这也就是教育“内卷”。

或许有些观点认为,孩子上辅导班是因为校外培训机构存在导致,如果没有这些机构是不是就避免教育内卷呢?其实不是,教育的内卷来自社会竞争压力的前置,即使取缔了所有培训机构,也会有更多的“地下机构”形成。堵住这个方向肯定是行不通的。

所以,贝叔认为,国家教育部也肯定了解这些情况,正视教育内卷,针对校外培训机构,堵不如疏。与其取缔这些机构,不如收拢起来规范管理这些机构有所作为才是务实工作。

教育培训监管司的成立和职责

6月15日,国家教育部召开校外教育培训监管司成立启动会。

校外培训教育司

会议强调,要把校外教育培训监管司打造成更具人民情怀、更具斗争精神、更具法治思维、更具工作策略的司局,以“钉钉子”的精神推动“双减”工作落地见效,以优异成绩迎接党的百年华诞。

教育部官网显示,校外教育培训监管司的主要职责是

承担面向中小学生(含幼儿园儿童)的校外教育培训管理工作,指导校外教育培训机构党的建设,拟订校外教育培训规范管理政策。会同有关方面拟订校外教育培训(含线上线下)机构设置、培训内容、培训时间、人员资质、收费监管等相关标准和制度并监督执行,组织实施校外教育培训综合治理,指导校外教育培训综合执法。指导规范面向中小学生的社会竞赛等活动。及时反映和处理校外教育培训重大问题。

 

针对校外培训的监管明显升级

校外教育培训监管司被明确为面向中小学生(含幼儿园儿童)校外教育培训承担管理工作。

这是专门针对基础教育的校外教育培训开展监管,而不包括高等教育和成人职业培训。

其实在次之前,教育部针对校外培训的管理工作是由基础教育司下设的校外教育与培训监管处进行,另外教育部发展规划司设有民办教育处,承担民办教育的统筹规划、综合协调和宏观管理的有关工作。

也就是说,之前不管是与校外培训机构直接相关的校外教育与培训监管处,还是间接相关的民办教育处,教育部的机构设置只到处级,而这次设置到专门的司,对校外培训机构监管工作明显升级。

校外教育培训监管司成立后,基础教育司的工作职责也相应变化,教育部官网信息显示,基础教育司原“指导中小学校的校外教育”的职责被删除。

 

监管对象范围明显清晰并扩大

校外教育培训监管司的工作职责再次点明了校外培训治理的重点,即校外教育培训(含线上线下)机构设置、培训内容、培训时间、人员资质、收费监管等。

这在《国务院办公厅关于规范校外培训机构发展的意见》《教育部等六部门关于规范校外线上培训的实施意见》等文件中已屡次强调。

不过,这次更加完善了监管对象的范围。比如,《教育部等六部门关于规范校外线上培训的实施意见》规定,该文件针对的是“面向中小学生、利用互联网技术实施的学科类校外线上培训活动”。

另外,面向中小学生的社会竞赛等活动也由校外教育培训监管司负责指导规范。

监管内容

其实,我们作为家长,最关心的是校外培训机构的培训内容设置、人员资质把关。

如何界定培训内容,如果单纯是校本内容的提前学习,其实对孩子来说相当于上了两次学,不但效果堪忧,可能更加影响学校课堂效率,这就背离了学校教育的主阵地作用。

 

加强监管需要创新监管手段

教育培训监管司的职责还包括组织实施校外教育培训综合治理,指导校外教育培训综合执法。

教育部曾于2019年12月印发《关于加强教育行政执法工作的意见》,文件强调市、县级教育行政部门要设立或者确定专门机构,集中行使执法职权,或者依法委托具有管理公共事务职能的组织承担执法职能。

该文件还提出,探索建立由教育行政部门统筹对学校和其他教育机构实施行政检查的制度。

在去年12月举行的全国培训教育发展大会上,教育部基础教育司校外教育与培训监管处处长徐攀说,要进一步强化对校外培训机构的监管,联合相关部门定期开展排查检查,严查严办违法违规培训机构,及时问责通报,动态更新黑白名单,广泛接受各方监督,实现全面监管,不留死角。

 

校内校外的联动

校外教育培训监管司设立后,基础教育司的工作职责还有另一处变化,即增加了“组织管理学校开展科技、文艺、体育等多种形式的教育辅导活动”。

这些多种形式的教育辅导活动,更多的应该是“校内课后活动”。为何要增加这些活动?

中央全面深化改革委员会第十九次会议明确指出,减轻学生负担, 根本之策在于全面提高学校教学质量,做到应教尽教,强化学校教育的主阵地作用。要鼓励支持学校开展各种课后育人活动,满足学生的多样化需求。

 

解读新闻来自:二十一世纪环球经济报社

赞(0)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贝叔育儿 » 堵不如疏,国家教育部正视教育内卷,成立校外教育培训监管司规范管理